广东一高校教师创新设计“葵灯”受捧 首获“GOODESIGN证书”

2013-05-22 14:23:02 admin 21

“葵灯”融合了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在4月9日至14日在意大利米兰市举办的“2013国际米兰设计周优良设计展”上,由五邑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教师温为才设计的4盏别致新颖的“葵灯”吸引了所有参展者和参观者的目光,让欧洲多位著名设计大师赞不绝口,并获得了首张颁发给华人设计师的“GOODESIGN证书”。

 他是此展览历年来唯一一位被邀请的中国设计师。

  新会葵艺激发设计灵感

 对工业设计和传统文化有着满腔热情,这是温为才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当记者初见这几盏传统工艺与现代工业设计相结合的“葵灯”时,温为才执意要拉上窗帘,打开灯,让记者感受透过葵叶的温馨光线。光线跟随葵叶上的褶皱,均匀且自然,温和且明亮。葵叶上的图案,在明暗交替的光线下显得生动活泼。

无锡安邦电气交通信号灯

设计独特的“葵灯”灯罩主要采用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新会葵艺”的工艺制作完成,烘干的葵叶被裁剪成36片不规则形状,在背面用铁丝、胶水沿边固定,再根据设计拗成不同的凸凹弧面。葵叶表面装饰则是采用“新会葵艺”的特色工艺——烙画。“葵灯”采用LED光源,整体框架为铁框焊接而成。

 温为才坦言:“参加国际展,我想一定要带点我们民族的东西出去。作为唯一受邀的中国设计师,我的设计要独一无二,要是我们自己民族的,要能代表五邑地区特色的。”

 温为才想到用江门新会特有的葵叶尝试设计制作。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新会葵艺”的传承人廖惠林老师一听这个新奇的想法,又疑惑又激动,他感叹:“怎么从来都没有人这么想过,葵除了可以做扇子,还可以做灯啊!”廖惠林告诉温为才,葵很有韧劲,而且叶面上天然的葵油能长久保持葵叶的光滑,让葵叶易于保存,正是因为有葵油,才能在叶面上烙出富有层次的图画。两人拿着葵叶对着灯光照了又照,发现葵叶竟然有非常好的透光性。

 廖惠林欣喜地为温为才提供了制作灯具的葵叶,建议可以用胶进行黏合,并且亲手为36片成片烙上了造型各异的传统图案。廖惠林告诉记者:“我是有责任继承和发扬新会葵艺的,因此我十分愿意支持他的设计。”据介绍,目前在新会,可以熟练在葵叶上烙出精美图画的只有三十多人。

  葵灯看着神奇闻着清香

 温为才的设计所传递出的五邑侨乡文化及传统工艺特色引起欧洲观众的极大兴趣。“你让我们看到了属于东方,属于中国的设计。”意大利绿色设计协会主席为温为才在“GOODESIGN证书”签名时说。意大利绿色设计协会及ConsorzioCantiereCuccagna建筑保护协会在评价他的作品时表示:“葵叶系列灯具使用了天然的材料,传递了一种新的照明体验。该设计寻求了传统与当今需求的结合点,体现出复兴中国传统手工艺的新方法及可能性。”

 温为才激动地回忆,展览上当所有人看到由葵叶和金属制作的吊灯、落地灯和座灯时,都惊讶于这样“东方”的“生态设计”。“我没有想到,通上电点亮灯后,所有的人都聚集到我的展台前看我的作品,让我觉得这些灯简直是光照下的巨星。”一连7天,他每天不停地为参观者讲解新会葵艺和阐述自己的理念。“刚开始很多人以为我是日本的设计师,带来废纸利用的设计。我就告诉他们我是中国设计师,运用的材料是葵叶,是他们从未见过和使用的植物。”

 展览的前三天,大家发现展厅里有一种特别的香味,有人发现这自然、清新的气味是从温为才这里飘出的,令他十分惊讶。“原来是这些葵叶经过每天十多个小时的灯照后,达到一定温度,释放出它本身的香味。我在家试灯的时候一般只开半个钟头,没有达到足够的温度,因此就没有发现葵叶受热后原来如此清香。”温为才欣喜地说,“我的灯能发出有香味的光!”记者凑近灯罩,确实能闻到葵叶天然的香味,在经过烘干、阴凉等传统工序后,葵叶依旧保持着怡人、古朴的味道。

 创新葵艺延续传统生命

 “人们通常都是说‘葵扇’,这是一种惯性思维,没有将‘葵’放到别的载体里创新思考。”温为才认为,新会目前虽然开办了葵艺专业教育,培养年轻人学习这门传统手艺,但仍然停留在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并没有找出新的发展方向。“好的中国设计应该是将传统和现代融合,传统带给我们文化底蕴,而创新才能延续传统文化的生命,才是最好的保护。”

 记者问他是否担心葵灯立刻会被抄袭,温为才坦然表示已经将自己的设计申请专利。据了解,目前已经有北京、江门等地的企业向温为才订购葵艺灯具,运用至酒店装饰。

 五邑华侨史专家、五邑大学副校长张国雄教授向记者透露:“下一步五邑大学将把这个结合地方文化的工业设计作品推介给江门市政府,希望由政府出面支持,加强地方文化与工业设计的结合,推动设计作品变成畅销产品。”

 廖惠林看到成型后的葵灯作品,十分感叹地对记者说:“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新会葵艺最重要的是解决长期保留的问题,他带给葵艺发展的现代概念,采用现代工艺也将能解决人工传承的困难。”